竹溪“十八里长峡”古盐道或联合五省一市申遗

时间:2014-10-27 16:45 来源:中国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原标题:四川相关专家考察川盐古道 或联合五省一市申遗

中国网10月27日讯 记者从四川相关部门获悉,自贡千年盐业的产销历史促成了“古盐道”的形成,在历史上是我国西南地区较早形成的交通要道,在西南地区的交通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与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相比毫不逊色。

研究以自贡井盐为重要代表的川盐的运销及形成的运盐古道,可清晰地认识川盐从生产到运输、销售以及各销区人民食用川盐的方式和习惯的完整情形。为此,今年4月至9月,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组织相关专家和工作人员,重走川黔、川滇、川鄂、川湘、川渝古盐道,累计58天,行程共1.5万公里,重拾散落在古盐道的一串串珍宝,记录承载老盐工们血与泪的历史。

走出盐都 川盐古道上 盐运符号随处可寻

4月12日,是川盐古道考察队伍首次考察出发的日子,他们的第一站是四川泸州境内的川盐古道。明清时期川盐入黔的四大口岸中,有一条就是经四川叙永到贵州毕节,再入贵州西北部。

“作为盐业研究人员来说,过去我们更多注重对盐政盐务、盐业生产、盐业科技的研究,对盐业运输的关注却远远不够。”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黄健参与此次考察,他告诉记者,考察让大家非常兴奋,“算是走出盐都看自贡,没想到由自贡产销出的‘富巴盐’深受各地的欢迎,切身感受到盐都地位的提升。”

在第一站泸州,考察队就有新发现。“在泸州叙永,我们发现了一座马帮运盐的雕塑,当地人以马帮运盐为职业,是当时自贡盐运的重要符号,自贡的盐运到这里,满足当地民生需求和经济发展。”黄健说。

同样出现自贡盐运符号的还有贵州遵义县鸭溪镇。

5月22日一大早,考察队伍抵达鸭溪镇。刚出鸭溪高速路口,便在左侧看到一个醒目的雕塑——“古盐道”,该雕塑以“鸭溪缺盐,遵义无味”为题,明确地刻录:“1950年前,贵州食盐皆用四川自贡井盐,盐船顺长江下,沿赤水河上,抵茅台后转为陆运,人背马驮至鸭溪装仓,再分流到贵阳和遵义等地,鸭溪因此商贸繁荣,成为黔北四大名镇之一”。这段话,深刻地道明了鸭溪镇的兴起与盐运之间的重要关联。

一路“寻宝”考察过程中 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

一路考察,犹如“寻宝”的过程,每一个发现都让大家如获至宝。

清池镇,与川黔两省的泸州、遵义、毕节三地接壤,是川盐入黔的重要口岸集镇。“在清池镇渔塘河岸上,我们考察与盐运相关的碑刻时,看到‘渔塘河义渡’等8块清朝年间的石碑,这些重要的石碑成为川盐入黔的重要历史见证,记载了清朝年间川盐运销贵州的重要历史。”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程龙刚介绍道,“我们对这些石碑进行了拓片,以便对其碑文内容进行深入地研究。”

此次考察,主要围绕与盐运相关的驿站、马店、盐店、盐号、盐仓、盐碉、税卡、关隘、纤道、栈道、会馆、祠堂、牌坊、庙宇、水运码头、古镇、古街、古桥、古村落、古寨子、古商城、戏院、寨门、古城墙(门)、堰闸、碑刻资料、摩崖石刻、古石板路及运盐工具等类型多样的物质文化遗存,以及与盐运相关的仪式活动、船工号子、背(挑)盐习俗、民间歌曲、戏曲、饮食文化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考察过程中,共征集到相关文物30件,获得重要碑刻资料拓片7张,搜集到盐运相关的地方文献资料58册,照片累计达5.6万张。”程龙刚说,通过扎实的实地考察,结合深度访谈、地方文献资料及各地方文物管理部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重拾历史 川盐走过的地方 留存着盐道的记忆

川盐的行销范围覆盖面积广,主要覆盖了湖北、湖南、云南、贵州、陕西等省区。因自然地理环境的限制,川盐的对外运销异常艰难,需翻越武陵山、大巴山、大娄山、乌蒙山等山脉,需沿着沱江、永宁河、大宁河、赤水河、南广河、清江、沅江、酉水河、郁江、乌江等大江大河,经过重重的跋山涉水方能抵达黔、滇、鄂、湘等销区。

“上七下八平十一,多走一步都吃力。”这是在古盐道上“背二哥”流传的歌谣,专门运盐的“背二哥”被我们称为“盐担子”,“由于背子很重,又是漫漫长途,所以叫做上坡七步一歇,下坡八步一歇,平路十一步就得歇憩。”黄健说,这是他们的真实写照,可见当时路途的艰辛,每一粒盐都沾满着“盐担子”的血汗,更显盐的珍贵。

至今,川盐走过的古镇、古街,还留存着关于盐道的记忆和盐工的心酸。在重庆西沱,这里仍旧保留了具有深厚底蕴的盐运民俗,当地成立了西沱古镇“巴盐汉子民俗表演队”,以传承西沱的盐运民俗文化。居民谭红建、黄宁平等还向考察队展示了所搜集的多件历史上用于背盐的扁背、打杵、马灯、背夫背盐所穿戴的衣物及随身携带物品等实物工具,并亲自示范了上世纪上半叶西沱背盐的情景,“当时的‘盐担子’是很适应野外生存的。”黄健谈道,由于路途遥远,来回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盐担子”出行都是一个团队,每人负重都在150斤左右,“他们装备齐全,存放着各种生活物资和干粮,拿着T字型的打杵,走路时做拐杖,走累了就当作靠櫈,有着自己的智慧。”

克服艰辛 考察路途上牢记文化遗产保护职责

众多盐业生产遗址、盐运遗迹因大型水利工程的修建已被淹没在了江河之中;近年来一些因盐运而兴盛的古街、古镇的快速改造和新建对留存下来的相关物质文化遗存造成了毁灭性的损坏……相关的盐运文化遗产正在快速地消失和面临濒危的局面,这让考察人员身上更多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

在前往湖北十堰市向坝乡“十八里长峡”的古盐道时,因大巴山的天然屏障及极差的路况,全程约220公里,却整整花掉了考察队6个小时的车程。卡门湾是当时古盐道上必须经过的一个险恶关口,在当地向导胡值雁(音)的带领下,考察队爬山前往卡门湾,实地重走当年崇山峻岭中的运盐山路,由于该路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便很少有人通行,路段已经是杂草重生、荆棘满布,在胡值雁的带领下,大家克服了路险、陡峭及毒蛇、山蚂蟥侵袭等困难,经过约80分钟终于抵达了卡门湾,此地来去数十公里杳无人烟,是一天然关隘,考察队发现了一块在乾隆五十年所立的《万古不朽五福桥》碑,碑文记载了周边乡里出资修建五福桥的背景,保障盐路的畅通,“对于如此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尽管当时突然下起大雨,我们当即对该碑刻进行了拓片。”工作人员宋青山说。

尽管考察的路途艰辛,但每一次新发现和新收获都让考察组人员十分兴奋,“展开对川盐古道抢救性的考察和相关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和重大的现实意义。”宋青山说,这是从文化线路的视角审视川盐古道,希望联合“五省一市”(四川、贵州、云南、湖北、湖南及重庆市),将川盐古道打捆申报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引起政府、社会和学界的广泛高度重视,去认识川盐古道的核心价值和意义,积极地保护和合理的开发利用川盐运销所衍生出的文化遗产,推动跨区域的线性文化遗产的有效保护。(自贡日报)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首页

评论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