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007”三次坐车护送周恩来

时间:2013-01-09 09:3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在汉江街办东风社区,有一位92岁的老人,他叫王玉祥,出生在陕西省白河县与湖北省郧县交界处。他曾在国民党77军服役,获得抗日名将冯治安将军赠的“七七抗战,建国纪念”纪念章一枚。在南京国共谈判期间,他被我党地下工作者争取,曾利用在马歇尔公馆担任警卫的机会,三次坐车护送周恩来。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他在刘伯承领导下的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负责房产接收与管理工作。至今,他的手上还保留着一枚编号为007的“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证章。

王玉祥老人面对周总理照片,郑重敬了一个军礼。

王玉祥老人展示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给他的007号证章。

高兴了,王玉祥老人还要唱段黄梅戏。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张贞林  图/记者 朱贲 通讯员 刘文汉 

1月8日是中国人民崇敬的开国总理周恩来逝世37周年纪念日。昨日一大早,东风社区92岁的老人王玉祥早早起床,穿戴整齐,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周总理像深深三鞠躬。凝视着周总理像,回想起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南京三次坐车护送周恩来,在个人遇到危难时,周恩来指示为其改名而躲过国民党特务的迫害,王玉祥老人老泪纵横。谈起过往的经历,王玉祥老人记忆清晰,滔滔不绝。

国共南京谈判期间,三次坐车护送周恩来

“我在南京当兵时,曾经三次坐车护送周总理!”谈起与周总理的际遇,王玉祥老人仍然激动不已。他告诉记者,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他所在部队被派往南京接管防务,他被安排在马歇尔公馆做警卫工作。

1946年5月,国民党还都南京,中共代表团由重庆迁往南京,与国民党进行谈判,当时的宁海路5号是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进行调停的重要场所。

警卫马歇尔公馆的王玉祥,每天都能见到一些重要人物来此会谈。“周恩来经常来与马歇尔交换意见,时间长了我也就认识了。”王玉祥说,周恩来每次进入公馆时,车子在门口停下,只要他在门口站岗,他都会喊一声“周先生”。周恩来总是点头,报以微笑。“那时候的周恩来很瘦。当时南京天气热,他经常戴一顶遮阳帽。”

有一天,南京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来到马歇尔公馆门口,与王玉祥攀谈起来,并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李仪”(音),还邀他晚上一起吃夜宵。经过多次接触,王玉祥与李仪成了好朋友。于是,李仪私下里问王玉祥,周恩来这个人怎么样。王玉祥不假思索地说,周恩来是好人。“没当兵之前,老家的人都说红军是好人,是帮助穷苦老百姓的。”李仪悄悄告诉王玉祥,在周恩来去马歇尔公馆会谈时,可以在暗中给予安全护卫。

“我当的这种兵,在路上一般没人敢拦车。”王玉祥说,他曾三次与周恩来坐一辆车,从马歇尔公馆到梅园新村。“车上就我、司机和周恩来三个人。周恩来坐在后边,帘子拉得很严实。我坐在司机的旁边,开车时,我故意把佩戴臂章的胳膊露在外边。”

王玉祥说,虽然与周恩来同坐一辆车,但是没有机会与周恩来进行交谈。每次离梅园新村还有半里路的路程,周恩来就叫他下车。“周恩来非常细心,也是在暗地里保护我。”

特务告密后他逃离部队,周恩来指示为其改名

每次护送周恩来,王玉祥总是小心翼翼。没想到,第三次护送后,刚返回马歇尔公馆的王玉祥,正遇上连长在排里训话,大发雷霆。“说军统有人发现排里有人和共产党的人走得近,让主动站出来。”王玉祥一听事情不妙,连宿舍都没有回,悄悄出门就溜走了。逃离马歇尔公馆后,他将自己的情况辗转告诉了李仪。然后,他趁着夜色悄悄来到南京一王姓人家。

“这是我女朋友的家,她叫王玉珍,在南京汇文女子中学上过学。南京大屠杀时在美国大使馆避难,才逃过了一劫。”王玉祥说,与王家结识,缘于一次王家夫妇在南京同仁街附近卖菜时,遭遇当兵的欺负,他仗义维护取得了王家的好感与信任。“王家没有儿子,就姊妹俩。她父母看我忠厚勤奋,就把我认作干儿子。”王玉祥后来才知道,妻子的父母很了不起,曾追随过孙中山,对共产党的主张比较支持。

当时南京市对户口盘查很严,户籍员天天上门查户口,躲在王家的王玉祥提心吊胆,恰巧这事被周恩来知道了。周恩来指示我党地下工作者迅速给王玉祥办一个户口,不再用原来的名字,改作王玉祥。就说他是王玉珍的堂哥,抗战爆发后在重庆当兵,现在回南京投亲。在周恩来的关心下,李仪利用其在南京市公安局的职务之便,顺利为王玉祥办理了户籍。

虽然有了名正言顺的户口,没有生计的王玉祥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参加工作。在王家呆了两个月后,李仪把他介绍到南京首都地方法院看守所工作。“在那里很安全。我就吃住在里边,很少出来,一直干到南京解放。”

曾服役国民党77军,与日军作战两次受伤

回忆起参军的经历,王玉祥如数家珍。王玉祥说,1939年春夏之交,按照国民党“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强制应征制度,兄弟三人中的他因为长相好、身体壮被应征入伍。在郧县集合后,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到达宜昌,被编入国民党77军。

“新兵训练还不到半个月,我就上火线打日军。那一仗,我们部队打赢了。”王玉祥说,日军当时是一支小队,作战的时候,我们部队埋伏在山上。“天气热得很,日军在山下走,我们看得一清二楚,一直等日军进入包围圈后才开战。”

战斗打响后,王玉祥端着一支步枪向敌人射击,不料,敌人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右手中指。卫生员赶快过来给他包扎,问他下火线不。王玉祥坚定地说:“不。”战斗打到下午时,敌人又一颗子弹打中了王玉祥的右眼角。卫生员再次问王玉祥下火线不,王玉祥毅然拒绝了。

就在此时,一位轻机枪手受重伤,王玉祥见状,扔掉步枪,端起轻机枪一通扫射。“那一仗,是我第一次打日本鬼子,也是第一次上战场。打到最后,也不晓得害怕了。”王玉祥说,打了一天一夜,终于将鬼子击退。

这场战斗结束后,王玉祥由于作战勇猛,荣获“七七抗战,建国纪念”纪念章一枚,还被授予少尉并担任排长(二等兵)。王玉祥说,这枚纪念章上方为“七七抗战,建国纪念”,下方为“陆军第七七军军长冯治安赠”,中间为山海关要塞图案。“后来在搬家时,不小心弄丢了。”

升为排长后的王玉祥,被安排到位于均县(现丹江口市)的国民党第五战区干训团学习培训时,因思乡心切离开部队。1944年5月,国民党某兵种到陕南征兵,当过兵的王玉祥再次被征入伍。

南京解放后委以重任,负责房产接收与管理

在王玉祥家里,至今珍藏着一枚圆形的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证章,背面的编号是“007”。王玉祥告诉记者,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他被安排在刘伯承领导下的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负责房产接收与管理。这是军管会发给他的一个证章,是工作的一个编号代码。

谈起此事,王玉祥连说没想到。他说,南京解放后的第5天,一位姓徐的军代表和姓陈的联络员来到南京首都地方法院看守所,宣布由其负责接收法院进行财产登记封存。“当时,我吃了一惊,看守所所长也吃了一惊。”

王玉祥不久被调到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负责地主、恶霸、资本家的房产接收与管理工作。“我也没啥文化,但是做事非常认真积极,光荣榜上总有我的名字。我在南京可是一个红人,还被安排到上海参观了一个星期。”王玉祥说,1960年,南京市城市建设局向其颁发了“一等先进工作者”的奖状。“还奖了我一个瓷杯,我一直珍藏着,现在还能用。”

返乡后默默无闻,退休后爱上黄梅戏

1960年,由于城市物资紧张,国家进行人口疏散,王玉祥第一个响应报名,携妻儿回到老家,被安置在郧阳地区工作。

“当时落户很麻烦,我的户口迁移表上我的名字有两个,当时的工作人员说你怎么有两个名字,就不给上户口。”王玉祥说,没有户口,妻子的工作解决不了,一家人也没有地方住。无奈之下,王玉祥口述,妻子王玉珍执笔向国务院办公厅写信反映自己的情况,并讲述三次保护周恩来的事情。3个月后,南京市的一份来信,说明了王玉祥的革命经历。

1981年,王玉祥退休后,和小儿子王荣明生活在一起。王玉祥老人有着严格的饮食计划,每天三顿饭的时间他都给自己规定得清清楚楚:早餐7点半、中餐12点、晚餐6点。

王玉祥老人把自己每天的睡眠时间严格控制在8小时。为了打发时间,他想出了不少主意。开始那些年,他帮忙带孙子,用家务事来让自己忙碌,还跟着妻子学唱越剧、黄梅戏。老伴去世后,王玉祥老人就发展了自己的爱好,读书看报,还专门买一个录音机和一些越剧、黄梅戏以及歌星邓丽君的磁带在家练习。实在没有事情做,他就在小区散散步、晒太阳。他说身体就像机器,长期不动就会出问题。

“淡泊名利,无欲无求,这就是我爸爸长寿的主要原因。”王荣明说,父亲虽然年事已高,却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敏捷,声如洪钟,腿脚虽有些小毛病,但走路没有问题。

采访中,王玉祥老人为记者现场演唱了自己的拿手曲目《苏三起解》,听来字正腔圆、有板有眼。平时,老人在早上起来的时候也会于床上唱上几句。王玉祥笑称,自己要“活到老学到老,不能落了伍”。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黄良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